羊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都娱乐周刊张艺谋超生大论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5:54:22 阅读: 来源:羊眼厂家

南都娱乐周刊:张艺谋“超生大论战”

南都娱乐周刊报道 闹腾了大半年的张艺谋“葫芦爹”事件,在各大报刊帮无锡计生委“寻找张艺谋”等“喜剧”后,随着张艺谋两封公开信的发表得到了暂时定论。多方知名人士更以网络为平台,围绕此事件展开论战——名人超生是天赋人权还是滥用特权?事件中各方关注的重点是名人隐私,还是背后折射出的社会公正?演员刘佩琦的“精英多生”论究竟是“物竞天择”还是“法西斯”?老谋子团队在此次危机中的作为是以一种怎样的话语方式,反映出名人对待社会舆论怎样的复杂心态?本刊独家诚邀作家王小山,学者吴法天、顾晓鸣,网络名人木子美、司马平邦、彭晓芸,知名娱评人谭飞与柏小莲等8位各界知名人士共同发声,以话语为器,观点为械,为您展开一场关于名人超生现象及其背后问题的论辩。

论战嘉宾

张艺谋(资料图)

莫言在小说《蛙》中以知识分子“蝌蚪”的笔触,刻画出一个“与成群结队的青蛙搏斗着前进的女医生形象”,而随着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部小说从“烫手山芋”到“香饽饽”的坎坷命运,也预示着对国人冷峻了三十余年的计生法从此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各色评说与言论便开始纷纷涌入。

其中,一部分人信仰天赋人权,对限制生育的计生政策提出质疑与反思;另一部分人则坚持社会契约,反对个人权利的无节制泛滥——因此当张艺谋承认超生三娃这一事实突然摆在公众面前,一场硝烟滚滚的论战便已注定不可避免。

12月1日,一场从今年5月起便受万众瞩目的世纪疑案谜底彻底揭开,本刊陆续拍到神秘女子同三名小朋友,被证实是张艺谋的再婚妻子陈婷与儿女,导演在公开信中向公众致歉,确认其超生事实。

张艺谋导演的一纸声明如同向网络扔下一枚鱼雷,顿时引发舆论大爆炸。

坚守社会契约的人们认为此举触犯了社会公平,如村上春树作品的中文译者、翻译家林少华表示,“我一直是把张视为我们‘文革’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并为之感到自豪的,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置公共责任于不顾??”《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亦认为:“该批该罚??张艺谋最大的错是他触犯了公平,没把常人畏惧的计生政策当回事。富人名人能搞定一切,这是中国社会的现实疮疤。”

人权推崇者则提出,生育权亦是天赋人权,张艺谋超生被重罚本身也是一种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现象,如时评家五岳散人认为,计生体制下的生育权利平等其实是一种“被绑架的权利”,“吃饱饭是人的权利,可有人强迫所有人只能吃半饱,然后说这才是平等的权利,有这么变态的权利么?”多次申明自己“一点儿也不喜欢张艺谋”的作家王小山,亦在被记者问及“张艺谋超生是否该罚”时幽默地表示:“这就跟大家都被流氓劫持了,流氓照大家脑袋上打棒子,一人一下,结果没打张艺谋,大家便喊,流氓啊,我们都打了,为什么不打他??”经济学家王福重更从罚金数额着眼,认为“张艺谋可能因超生被罚款2.4亿元”这一传闻太离谱及不人道了,他主张“不管谁,生多少,罚款应有最高限制。因为计划生育本身就非人道”。

眼见各界人士议论纷纷,莫衷一是,本刊记者再次深入舆论风暴中心进行一对一采访,将“超生事件”的争议热点总结为以下四个论题,并广发英雄帖,诚邀持各种不同立场的人士来此进行观点的交流与碰撞。这里有作家、出版人王小山,学者顾晓鸣、吴法天,网络名人木子美等,加上经各种途径均邀请失败的著名学者孔庆东与方舟子,和因时间原因来不及发表评论的肉唐僧等,本刊仅旨在为这一社会热门公共事件提供一个自由的言说平台,对任何观点均无对错之判,至于战况如何,请看正文详说。

超生三子合理否,天赋人权or滥用特权?

【合理】

有合理性,因为天赋人生育权

王小山:生育是天赋人权,“超生”一词本不该存在。计划生育不是一项好的政策,很不科学,如果说它真的算作“法”的话,也是“恶法”。名人也好,普通人也罢,对“恶法”可以嗤之以鼻。当然,我也不认为张艺谋多生多育是自觉在抵抗“恶法”。

柏小莲:天赋人生育权。但因为有“计划生育”这个所谓的“基本国策”在先,并延续了几十年,如此“深入人心”,就不免对大家对于这个国策与相关的人产生一些扭曲的观念。张艺谋选择生几个孩子、选择婚生还是非婚生本来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讨论的,当很多“本来”的事情变成了绕不过去的、必须要讨论的,就显得很荒唐。

【不合理】

这是名人滥用特权的表现

司马平邦:至少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所谓“天赋人权”从来没有过,人类的生育从来都是计划的,无论是多生和少生不都是计划吗?生育的数量主要是要适应人口与资源的合理配给,还在适应人年龄和健康的程度,说实话让现在你和乾隆皇帝一样生上百个儿女,你能生吗?当然,不止名人,老百姓也不能违法,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吴法天:张艺谋这件事其实是比较常见的一种现象,至少在名人或者演艺圈里,因为他们成名带来不少的财富和社会资源,也就有可能带来某种特权。你想名人拥有这种特权,你罚不了他,它限制的就是我们这种体制内的“夹心层”。

【中间派】

张导有人权,但确实违法

木子美:从平等的角度来说,比喻成犹太人什么也不太合适。因为现今法律来讲肯定还是属于超生,肯定还是要罚款的。但是确实张艺谋他有自己人权,他孩子有出生的权利。你可以惩罚就OK了,媒体去找他孩子在哪个学校读书,去拍他的家人,包括他们的户口本,我觉得这种行为有点过分了。超生其实在中国也蛮普遍的,只是张艺谋是名人。很多人认为他是体制内的导演,觉得有点拿他来当做一个对特权反对的例子。其实对他来讲是家庭或者个人的事,但人家会想当然把这当一个特权符号来反对。我认为他就是属于计划生育范畴的事,不能够太上纲上线了。

评价会改吗?成功or价值观不对?

【挺张】

隐婚超生掩盖不了其成功的事实

谭飞:没有改观,因为张艺谋是那么成功的导演,肯定身体能力比一般人强(笑),他生命力很健旺,我觉得对中国电影来说是好事。承认超生是一种危机公关,但是有点儿晚,这件事应该很早就认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生一个孩子丢什么人,如果不承认有孩子或者孩子是谁,对孩子才是一种伤害。我觉得张艺谋可能还是过于爱惜羽毛,这方面我认为他应该平常心,人生孩子很正常,未婚生孩子现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看开一点。

木子美:我觉得他的情况比较特殊,就从他的角度来说,他以前有过婚姻,他的女儿应该是跟了他原来的太太。他这方面还是比较低调,不是很想暴露自己的婚姻,不想暴露自己的私生活。如果有一个女朋友就跟大家说,生一个孩子就跟大家说,所有人就不会去管他事业上做什么,就去讲他的花边新闻了。我觉得从他的角度能理解,他肯定不是想做一个依靠花边新闻来出位的人,本身他就是已经很著名的导演了。我觉得可以理解,但是公众愿意去挖掘他这个八卦,媒体去消费他,就是一种博弈了。他最终觉得已经没有办法,感觉像通缉犯一样了,最后只能给大家一个解释。

【倒张】

价值观有问题的导演作品也会出问题

顾晓鸣:我对他的评价是张艺谋就是很笨的,他还保留那种乡土的忠厚、木讷,又是那种霸气的性格,今天是“公牛走到了瓷器店”,张艺谋不是故意作恶,他就是本身自己的膨胀、想干吗就干吗的无法无天的匪气才弄到这个结果。他这样子去创作作品是很危险的,如果他不把这种霸气匪气弄掉的话,他接下来的作品还是要完蛋。

柏小莲:之前不喜欢,现在还是不喜欢。但是不喜欢的程度因为他卷入这件荒唐的事情而略有加深。毕竟他的身份是一个导演,只看他的作品就足够了。张艺谋的作品基本上是呈现一个下跌的趋势的,而这次超生三子事件爆出来,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早前作品里的生命力都转化成繁殖力了。所以更加不喜欢。另外他对于这件事情的一些反应一些言论让人反感,比如刚开始爆出来,他不作回应,不作回应的原因是,“要是被泼一次脏水就回应一次,那不是天天洗澡玩了?”可见他觉得公众和媒体关注他这个事情,是“泼脏水”,而他不应该陪着“玩”,他本人并不觉得这是多大个事儿,再后来的声明写得也充满红头文件的固执与蛮横,很有“外交部严正声明”的特色。

彭晓芸:之前就没有高度评价过张艺谋,他的价值观是典型的乡土式的,从他对待女性的态度大致可以判定,他是继承了传统的男权文化及其思维方式的一位导演,这是他一直不能与李安这样的同为华人的国际导演相提并论的重要原因。张艺谋的知识结构和视野决定了他依然是一位导演界的“土豪”,思维模式到行为方式,他与知识分子、艺术家的行事风格有巨大差异,他更像一位政客型的导演。所以,他做了什么都不意外,就像听说官员包养情妇或有私生子一样不意外。至于张终于承认超生,这是舆论的力量,也就是说,我们不要小看社会舆论的道德约束,虽然没有法律的强制性,但它形成了对社会成员的软监督,你可以不搭理社会舆论,但如果你持续不把社会舆论当回事,那么,社会也很可能不把你当回事。

“精英就该多生”是否赞同?

【赞成】

人与动物都应符合物竞天择

(除了这一观点的提出者刘佩琦,受访嘉宾无人赞成。)

【反对】

这是反人性与法西斯

王小山:当然不赞同,这是法西斯言论。

柏小莲:很庆幸这个人没有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德国,否则他要么帮希特勒鼓吹净化人口,要么就会在集中营亲手下毒。

司马平邦:精英就该多生的说法是他妈扯淡,是自找死路的假精英在他妈扯淡,是没文化的暴发户在他妈扯淡,真正的现代社会的精英从来不会持如此跟大众对立的观点,而是比大众还宽容,和更高标准。

木子美:人有生育的义务,包括残疾人也有生育的义务,精神病人也有生育义务,这是人的权利。我想生,我要繁育我的后代。但是你说你长这样,你眼睛都瞎了(就不能)生孩子,这是对人的歧视,太反人类了。

【中间派】

如果从生物学看合乎物竞天择

吴法天:这个从生物学上来讲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因为动物其实也这样,希望自己的后代越来越多,优秀的人也一样,希望有自己基因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每个人不是一个人生活,他必须跟社会生活在一起,这就会造成一种不公平,比如紧张的社会资源等问题。

公关危机?有胜于无or自说自话

【合格】

有胜于无,处理得勉强及格

木子美:我觉得他本身,他对纯粹娱乐八卦,还是比较克制。因为他不需要去回应,舆论本身没有权利说,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但是计生委这种就要回应的。我觉得他处理的事情倒合情合理的。他们团队可能没有这种经验,因为好多经纪人也好,工作室也好,他有面对传闻、绯闻,怎么处理艺人的经验,但对于这种经验可能比较缺乏,不知道如何回应,任何回应可能都被人放大。

彭晓芸:有胜于无,有回应当然还是说明张艺谋意识到不能无视社会舆论了。张艺谋团队大概是在衡量回应与不回应的代价,最终决定正面回应,说明他们还是在乎观众和网友的。具体措辞和态度,我认为比较生硬,缺乏作为公众人物的谦卑审慎态度。张艺谋的危机公关只能算勉强及格,但达不到良和优。

【不合格】

反应太慢,自说自话,不了解当下舆情

司马平邦:此事的危机公关,我还是认为极其LOW,根本就没有“公”,全是“私”,全是自说自话。

顾晓鸣:公关有句名言,危机是送给你作秀的最好机会,张艺谋的工作室连这个东西都不懂?这件事情团队为什么不把它策划得天衣无缝又能自圆其说,现在这样,危机公关做得那么笨,我都怀疑他们在干吗。

柏小莲:就是作了一次“外交部严正声明”,对超生事件轻描淡写,一副“多大点事儿啊”“承认就承认了呗”的态度,然后脸一抹,开始威胁要追究那些揭发他超生三子的媒体。能够把“公关危机大忌”列表上所有条款一一触及,非张艺谋团队莫属。

谭飞:我觉得他没有团队,反应太慢,完全不了解当下舆情。所以第一次被拍时就该大方承认,承认自己的孩子是件很骄傲的事。

黑龙江圆模

贵州检测仪

沈阳成都火锅底料

云南唇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