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眼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乡镇干部的工作为啥最难做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5:41 阅读: 来源:羊眼厂家

前安徽凤阳小岗村任党支部第一书记——沈浩,在小岗村任职近6年来,忘我工作,积劳成疾,最终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46岁

“农民有80%的愿望乡镇根本就无法满足,乡镇的工作有80%不为农民所欢迎,有80%的干部和农民的积极性得不到调动。更为严重的是,乡镇干部的工资都得不到保障,怎么能够真正地帮助农民服务农民呢?”《乡镇视角下的三农》一书作者以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站在学术的高度上向我们论证了他对“三农”问题的现实思考和探究。全书共分为三个部分,上、中、下三篇。从对现实的思考——现实的探索——理论的现状逐个细说开来,对现实农村的问题症结所作的深入剖析。本书作者较长时间就职于乡镇党委书记的岗位,不仅了解农民、农村、农业,敏感“三农”圈子的人和话语,还有研究三农问题的能力。该书拥有与众不同的研究视角和对策层面,作者以全书以“见证者”的角度,用丰富的农村一线实地调查资料和以事实为依据所作的精辟论断,提出的观点值得我们去深入探索和研究。

我和作者陈文胜先生一样,也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祖祖辈辈都是朴实的农民。父母兄弟都在农村,特别是作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民。我也在乡镇工作十三年,没有作者出息,当上了镇长和镇党委书记,但也干了三年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到村之初,村里没有经济来源,仅靠财政转移支付度日,村里连办公室都没有,村级小学也是D级危房,村干部一年的报酬不到2000元。这不到2000元报酬中还含招待镇干部到村工作的伙食费。村官权力不大,责任不小。让孩子们在D级危房中上课,给谁也不安心,何况我这个农家子弟。经过多方争取、协调,终于盼来了农村学校D级危房改造项目,但危房改造项目资金分级负担,村里要拿配套资金。沉重的资金压力,让我不得不四处求援。虽然村里没有一家企业,好在镇区内个私企业还不少,下派到村之前,我在镇财政所工作,大家彼此都认识。我们采取乞丐的方式上门化缘,当然也不一帆风顺。

一家企业曾在一个场合下,说愿意赞助500元,我们到那家企业说明来意时,老板不在家,老板娘对我说,“我都要讨饭了,哪有钱给你们,多跑几家吧!”。还有一家见我们来了,也还比较客气,估计千儿八百的不成问题。当我们说明来意时,也没有表态,硬留我们吃午饭。吃饭时,老板对我说,“你将这杯酒喝掉,我给你们5000元赞助。我这人不胜酒力,那杯酒足有二两多,肯定喝不下去。”征得老板同意,一道去的村主任代我一饮而尽,就这样,我与村主任两人喝得乱醉。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躺在路旁的土地庙里,眼睁睁地看见一条蛇从村主任脸上爬过,而我们动不了。三年的村官生活让我偿尽了乡村工作的酸甜酸苦辣,但我不后悔,我感谢组织给我了一个平台,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锻炼机会,让我更进一步了解三农、剖析三农。我深知自己的理论素质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学习陈文胜先生对三农问题分析的深、分析的透,多读象《乡镇视角下的三农》这样的书。

正如李昌平所说,“他的声音中带有农村、农业、农民的真实气息;他的思考是值得尊重的,因为他的思考是站在希望的田野上的客观反应。”。2006年,我千里迢迢到长沙参加“财政与新农村建设高峰论坛”,想看看拜访他,他却跑到农村搞调查,让我失望而归。但从《在小政府观察中国大问题——乡镇视角下的三农》一书浓厚的乡土气息、真实反映农村问题现状的现实来看,他是用脚跑出来。2008年,第四届全国社科农经研究大会、首届湖湘三农论坛、第二届县乡干部论坛在长沙举行,这次陈文胜先生作为组织者,让我有幸相见。

曾经一些不深刻、全面了解农村、了解乡镇政府及乡镇干部的人,认为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来自乡镇政府及乡镇干部。把种种责难洒向我们乡镇干部。一时间,乡镇干部的形象在世人眼里一团糟,似乎乡镇干部真的是像一些媒体描述的那种横行乡里的土霸王、乡村麻烦的制造者。不少农民也认为中央政府的政策是好经,坏就坏在乡镇干部这些“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而在学界某些人甚至提出撤销乡镇政府,解散乡镇干部的改革方案,似乎只要这样一做,中国的三农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不复存在了。其实,出现上述问题的根子还是体制问题。同样,政策在基层走样也多是上级制定的政策操作性差。如2009年安徽省就出现了小麦、油菜保费农民每亩负担2.08元的问题。现实中已经不存在分票,无论按每亩2元,还每亩2.1元收取都与政策不符,你能说乡镇干部把经念歪了吗?同时,乡镇干部在实施收缴过程中,如果按每亩2.1元收取,又怕农民举报多收,增加农民负担;如果按每亩2元收取,在没有报酬的情况下,自己要贴钱,不划算。对于社会对乡镇干部的种种偏见与误解,陈文胜先生以独特的视角、见证者话语方式为乡镇干部呐喊,以亲身经历的事实,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乡镇政府、真实的乡镇干部。

《在小政府观察中国大问题——乡镇视角下的三农》一书列举了大量鲜活的事例与确凿的政策依据,提出了三农问题决不是乡镇政府、乡镇干部而是社会大环境造成的观点,高度分析和归类了当前“三农”问题主要研究群体、“三农”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现象、“三农”发展的未来方向等,值得我们学习、探索和研究。(文:汪恭礼 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委办)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学生时代曾经跟着导师做“乡野调查”,深入到湖北省的乡镇、农村,感触颇深。乡镇是我国宪法规定的最基层的政权,是与农村居民直接打交道的“第一线”,重要性不言而喻。近年来,随着农业税的取消,很多乡镇财政吃紧,于是多数地方确立了了乡财县管的体制,乡镇财政的弱化也意味着乡镇政府职能的弱化。在职能划分上,县里能管的,就通过事业单位或者派出机构给管起来,不好管的事情多半扔给了乡镇,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难度非常高。从编制上讲,有的乡镇政府只有几十个人,却要管十几十个甚至自然村,难度可想而知了。个人觉得,乡镇政府职能还是要强化的,但可以考虑一些新的思路,如利用民间的力量,发挥村民的自组织和自我管理的能力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西铭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下面的乡镇相对离党中央较远,上面的政策不能及时的下达到下面的乡镇,补贴等资金层层划拨,最后到乡镇的寥寥无几,这些都给乡镇干部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不是他们不想做好,确实是手上没有足够的筹码。国家应该提高对乡镇的重视力度,本着公开公正公平的态度对待,要建立一条中央到基础的直接交流的渠道,更好的了解基础干部群众的生活。——张欢

通化西装制作

湖州定制工作服

渭南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