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拍案惊奇:早逝的生命和“迟来的捐款”护肤DIY

发布时间:2022-05-13 11:39:51 阅读: 来源:羊眼厂家
拍案惊奇:早逝的生命和“迟来的捐款”护肤DIY

2017/7/3011:05:23 来源:网络

21岁的马斯婷躺在河南驻马店第二中医院的病床上,病痛折磨着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孩。

而病房外,她49岁的父亲马建设一边心急如焚,一边又愤愤不平。一个月以来,他已经带着女儿,从陕西汉中到西安再到老家驻马店,辗转三家医院。

“这事儿我不想让女儿知道。”马建设刻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他怕会影响女儿治病。而“这事儿”,是指前不久的一次募捐后,他和艺术学院之间的不愉快。

10月15日,马斯婷从汉中转到西安西京医院治疗时,学校派了一辆面包车,此后就再没联系。这让马建设感到气愤,“校方不是不知道病情,总该再来看望一下吧?”

于是,10月22日,他和战友、朋友等一行9人来到艺术学院。该院党总支书记王荣安告诉他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影响不好。”

但马建设表示,来这么多人,不是为了闹事,而是有三个目的。第一是求助校方,看能不能在学校募捐。募捐的目的不在于捐多少钱,而在于把声势造出来。而学校正在迎接教学评估,造个声势对学校也是一种宣传。

马建设回忆,这个提议得到了王书记的积极回应,王书记也认为“募捐正赶上学校评估,对学校是一种形象宣传,对学生和家长也是一种负责”。不过,在随后的采访中,但无论是陕西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张部长还是王荣安,都否认捐款和学校评估有任何关系。

马建设的第二个目的,是想让学校出面,向保险公司施压,提前支付保险金。因为仅在西安,“一个手术下来,花了6万多”,马斯婷的孪生弟弟也在上大学,夫妻两个的收入,每年不够供两个大学生,需要学校来帮他们渡过这个难关。第三个目的则是,“孩子这学是没法上了”,希望校方退还学费。

在学院的会议室里,他当场写了给学校和保险公司的申请,然后返回西安。第二天,以艺术学院学生会和团委名义发起的募捐活动,共捐得6100多元。募捐领导小组同时约定了捐款章程。

张部长觉得,正是这个马建设事先不知道的章程,让马建设对此后的付款过程“有些误解”。章程里要求,转交捐款时需要有第三方介入。学院看来,“这样好给捐款人有个交代”。但在马建设看来,学院搞这么个程序是“故意推托”,分明是不想交付募捐来的钱。

回到西安后,马建设向王荣安询问募捐效果以及跟保险公司协调得如何时,对方“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这让他相当恼火。而主治医生又告诉他,除非出现奇迹,一般情况下马斯婷的病不可能治愈。

不久,马建设收到王荣安的短信,表示“起码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必要的医疗费确实很大,超出了本人家庭承受的限度”,否则,钱不能直接交给马本人。

“他可能认为我故意在为难他。”王荣安事后表示,马建设误解了他的意思。其实他只是考虑到,万一将来查账,“得有个证据”。

但在马建设看来,要他提供医院的“这证明那证明”,还有当地民政部门的证明,可能是学校觉得治病花不了那么些钱,自己是在骗学校的捐款。

他甚至有被利用的感觉。“捐款的提议对校方有利,捐完了,就没什么动静了,还觉得我家里挺富有,利用教学评估来敲诈他们。”

回老家前,马建设拨通了西安当地一家报纸的热线,说艺术学院拒付捐款。报道一出,即令陕西理工学院陷入被动。

王荣安觉得很委屈,由于误解,出于好心做的好事,最后办成了一件坏事,“弄得里外不是人”。同样觉得委屈的还有张部长,“我们根本没有要靠募捐来宣传学校的形象,倒是媒体给了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你也能感觉到。”他说,校内已经有学生批评宣传部,说他们工作不力。

虽然心里颇多不平和抱怨,但马建设一旦站在女儿眼前,总会面带笑容,安慰她好好养病。这也让马斯婷相信,她很快就能够跟同学在校园里重逢。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也不知道父亲和学院之间发生的事情。“知道了只能增加她的痛苦,她爱自己的学校。”马建设说。

记者采访的前两天,马斯婷收到了以艺术学院学生会名义汇来的6100多元捐款,马建设则收到了医院第一次下发的病危通知单。

“我小孩儿她不可能再读大学了……”他稍事沉默,然后挂断电话。

(11月12日晚10时半左右,记者收到马建设短信,告知马斯婷病故)

甘孜州肝病医院哪里好
甘孜州肝病医院哪里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