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学圻好爸爸坏爸爸父子情深从严父到朋友《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5:29:31 阅读: 来源:羊眼厂家

王学圻父子

中国娱乐网讯 王学圻称自己是“四海为家”的人,儿子从英国留学回来之后也有了自己的生活,爱人长年在国外工作,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他的爱好就是打扫房间、收拾屋子,然后开着越野车,漫无目的地在六环路上狂奔。平时吃部队食堂,想吃口可口的饭菜,或者赶上过年的时候,就去张黎家,因为他们家做饭好吃。

“我们家就是我自己,这个我们团都知道。”王学圻在谈到自己的家庭生活时,不禁有一丝无奈,团里的同事都在问他,你这算怎么回事啊,老是一个人!“人家那是工作啊,她的工作我也可以去,悉尼四年,加拿大四年,我又放不下这边的工作,再说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一般我就拍戏,在剧组挺好。”

王学圻感慨,他这一辈子什么都没要,只有事业,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儿子,“我的儿子直到现在性格都很拘谨,是我造成的,有一次我看他表现童年的作品,我一看就明白他的童年是怎么过的,我一直对他的关心不够。”在一声叹息之后,王学圻又笑了,“好在儿子现在长大了,比以前好了很多。”

儿子眼中的王学圻——他像管战士一样管我

王学圻的儿子叫王大庆,1973年出生,看着却像“80后”。他长的比父亲还要高,眉清目秀,但在拍照的时候,却不好意思站在父亲身边,“我没我爸长的好看。” 王大庆在奥美工作,头衔很大,“创意总监的老板”,管60个人,是奥美在北京所有创意小组的“老大”。从小把儿子当战士管的王学圻,如今认为儿子已经没什么缺点了,“他是真的很不错。”

“我们家就我跟我爸两个人”

在王大庆小时候,和父亲的相处远不像现在这么融洽、温馨,小时候王大庆是出了名的调皮孩子,经常要被老师留下训话、找家长‘“我的家庭是个特殊的家庭,我母亲是外交部文化参赞,基本都在国外工作。我父亲工作很忙,我们家就我跟我爸两个人,他经常把我放在姥姥家。”至今让王大庆印象深刻的是,每次父亲要“教育”他的时候,都会特意从姥姥家把他接出来,用自行车带着他回到自己家,然后关上门,揍他一顿,“教育”完之后再骑着自行车把儿子送回姥姥家,“因为我姥姥姥爷反对打孩子,所以我爸只能把我带回自己家再打。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家隔壁住着一个大爷,每次我爸一打我,那个大爷就一直敲我家门,说孩子要好好跟他说道理,不要打!”回到姥姥家,受了委屈的大庆向姥爷告了爸爸的状,结果老人给王学圻写了一封信:“文斗不要武斗”。[page_break]

留纸条告诫“不要抽烟”

王学圻在《十月围城》中塑造了让人动容的父亲角色,但在王大庆的少年时代,父亲却不是一个“可亲”的角色。有一次,王大庆在院门口抽烟,被濮存昕看到,私下赶紧打电话给王学圻:“咱儿子学坏了,抽起烟了。”王学圻等儿子回来后,亲自审问,儿子死活不认。王学圻为达到告诫效果,还亲自写小纸条放在儿子被子里,“请不要抽烟,不要喝酒。”

简单、严厉的管教方式也让王大庆小时侯甚至会害怕见到父亲,那个时候父子俩不要说有什么交流了,就连最基本的在一起吃个饭都很少实现。王大庆说,对父亲的这种“疏离”直到自己去英国留学回来才改变。“包括那个时候我想去学电影,父亲还都是挺反对的,他认为我原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干吗还要去再学电影?”王大庆从英国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回国,一心想做导演,王学圻觉得时机不到,请老友张艺谋来劝,张艺谋说光做导演是不能养活自己的,于是王大庆就听话进了奥美广告公司,现在也打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

长大后终于成了朋友

工作后的王大庆慢慢开始体会到了父亲当年一心扑在工作上同时还要为他担心的心情,与此同时,王学圻随着近年来接拍了越来越多的商业片,接触到大量的年轻人,也逐渐理解了儿子的想法,两个人终于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了。

让王学圻开始重新审视儿子是缘于一次女同学来家里找儿子。有一天早上,一个女孩来敲门,王学圻一直禁止女生单独来家里找儿子,所以他开门之后就直接跟女孩说,“他(王大庆)没跟你说不许来家里嘛,有什么事到学校去。”女孩听后就走了,关上门后王大庆告诉父亲,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女孩是来祝他生日快乐的,因为这个女孩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很想跟他一起在家里过生日。王学圻当时就跟儿子说,赶紧把女孩叫回来,并且跟女孩说,“孩子对不起啊,你要是以后想来家里玩就找大庆。”

激光紧缩阴道和手术紧缩的区别

假体隆鼻整形费用多少钱

玻尿酸丰太阳穴需要多少钱

头发出油脱发咋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