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眼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眼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战友老矣尚能饭否平和九旬远征老兵寻找当年抗日战友

发布时间:2020-03-04 03:46:58 阅读: 来源:羊眼厂家

往事历历在目,陈良尧感慨万千:老战友,你们还好吗?

又一名远征军老兵寻访战友。

老人名叫陈良尧,今年90岁,家住漳州平和秀卢村。71年前参加中国远征军。那一年,他顶替一位布行老板儿子入伍,成了战队中的一员,被派往印缅作战。如今,印缅战场的战火与硝烟已殆尽,老人鬓毛全白,已由一个精壮小伙,变成了一个耄耋老者。

但这段尘封的军营往事,让陈良尧久久感怀。如今,老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在自己入土之前,找到当年一起参加远征军的4位老战友,聊一聊当年事,告诉他们一声,他很想念他们!

陈良尧的后人联系上本刊记者,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找到陈良尧的战友,或是他们的后人。

5月中旬,记者来到漳州平和秀卢村,见到了陈良尧,听老人讲那过去的故事。

“冒名顶替”,陈良尧成了“黄丁巳”

陈良尧年少时挨了保长一顿打,心想若从军就可以不受气,结果远房叔公的“牵线”,他顶替大户人家的儿子当了兵

19岁那年,村里的保长要陈良尧到村里的土楼领军粮,每个人的任务是8担,负责挑到当时的平和县城九峰镇。已长到1米8的陈良尧问保长,挑军粮路上有没有饭团可以充饥,保长说没有,陈良尧不干了。

于是,保长抽出一根竹条,狠狠打在陈良尧的手指上,“拇指、食指都肿了,很疼”,迫于无奈,只好忍气吞声挑了去。

刚走出村子三里远,陈良尧就把军粮挑进一个叫陈春土的亲戚家,打算先寄存。在那里,他听闻霞寨镇正在招聘新兵,就去了。

到了霞寨镇,他找到了当时被招赘在那里的一个远房叔公,希望他能介绍自己去当兵,以后就再也不用“受保长的气”了。

恰好,当时霞寨镇上的锦兴布行放出风声,只要有人能顶替儿子黄丁巳应征,布行愿意出钱14000元。

叔公很快跟布行接洽上,双方“谈妥”,陈良尧带着这笔“财富”回家了,约定若干天后就到九峰县城报到。就这样,陈良尧成了战队中的一员,被派往印缅作战。

战场上结识闽南籍战友

异国他乡,战火纷飞,一位叫黄江河的班长,曾用亲切的家乡话闽南语和陈良尧打招呼,两人一起躲过枪林弹雨,从此结下情谊。当时,陈良尧在黄江河的介绍下,还认识了另两位闽南籍战友,邓小惠(音)和曾随。战胜回国,匆匆一别,陈良尧就再也没和他们见过面。

当年新兵从平和霞寨镇出发,之后步行到小溪、山城、龙岩等地,又乘煤炭车辗转至江西赣州,最后到了云南腾冲机场,在那里,每个新兵领取一套衣服和一双鞋子,“没有袜子”。飞机到达目的地印度后,一切都是陌生的。当时,新兵被要求自行组成一个班,每个班20人,自行推选班长、副班长和伙夫。

安顿好后,美国军官开始对他们进行训练,由于水土不服,没几天,陈良尧就犯了红眼病,住进了医院,出院后,他被分配到了38师(即新编38师),“我是在工兵第十二团第二营第五连七班”,陈良尧所在师的师长,就是声名远播的孙立人。

作为工兵,陈良尧平时的任务就是伐木建营房,营房没过多久就迁移,就再伐木,而修桥炸桥修路炸路,也是每个工兵的任务。

难忘野人山战役

这是入缅后的第一场战役,直到1943年10月,新38师才打通了野人山。此次战役共阵亡连长30余人。进入缅甸后的第一场战役野人山战役,是陈良尧最难忘的。

战役还没有打响时,部队获知军事秘密,称日军可能在野人山发动细菌战,“当时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口罩,口罩的头部是个瓶子”,陈良尧回忆称,当时下达的命令是,每连每班有多少人牺牲了,不管多少补多少,坚定不移,打败日本关东军,战争打响后,日军最终没有发动细菌战。

陈良尧最小的儿子陈跃生称,自己特地查了相关资料:野人山为原始密林高山,日军18师团55连队以小部队构筑据点逐山防阻,新38师亦以连为单位轮番攻坚。到1943年10月,新38师才打通了野人山。此次战役共阵亡连长30余人。

1945年,日军投降,陈良尧、黄江河、邓小惠、曾随等从缅甸搭飞机回到云南,陈良尧在班长的陪同下一起回到了平和卢溪,之后,两人就再没见面了。

时隔30年才讲起尘封往事

回到平和老家后,陈良尧娶了个永定媳妇,育有4子1女,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才对外人讲起当年自己在印缅战场的故事

婚后,陈良尧和老丈人一起成了“老接头户”(给游击队筹集粮食),但他很少和人提及自己当年的战事经历,而自己带回来的“工兵第十二团”的胸章,也不知去向了。

儿子陈跃生回忆,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父亲才开始讲述当年事。

陈双喜是秀卢村的支委,他说,他小时候常跟人家叫陈老伯“美国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才知道陈老伯出过国。

陈会计在秀卢村当了10多年的村主任,也提到,以前干活干累了,大家坐在一起休息,大伙就会要陈良尧讲一讲当年出国的事情,陈良尧就抽着烟,讲起当年的故事:山上伐木时,看到日本伞兵被挂在树上……

现在,陈良尧每天都会走到村里的陈氏祖庙,和年龄相仿的老人一起玩牌。孙子孙女有时候会到庙里叫上老人一起去村里的面铺吃点心,老人也欣然前往。有人要他讲讲印度缅甸的故事,老人也乐意,不过这两年老人年纪大了,讲一段话,总要停下半天,才能从脑海中打捞出当年的记忆,一边笑着为自己辩解,“要讲的很多很多,一时想不起来了,我再想想”。

寄望多方力量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希望是很渺茫。”陈跃生说,已过了这么多年,父亲的战友可能早就不在了,年轻的后辈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找寻工作并不简单。但由于这件事对父亲的意义和价值所在,他们不会因此停止找寻。

采访后,本刊编辑部将老人寻访战友的事情告诉在台的朋友,寄望多方力量,帮助老人圆心愿。但一个月过去了,事情并没有任何进展。

我们希望,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如果,您被这位九旬老兵这份尘封记忆所打动,或是知情者,甚至就是老兵要找的老班长的后人,请拨打0592-5581794告诉我们。

无纺设备

车间隔离

美原油外盘软件

食盐

相关阅读